超超pen个人公开视频,超pen个人视视频,超pen个人视频公开视频10

90后骚彤彤自拍,在线免费观看九歌,日本a级片

玄冥独家制作* * * bbs.fmx.cn * * *

她的幸福没有持续多久。

当汽车到达她租住的小套房的拐角处时,她看到五楼的建筑已经被烧毁,只留下一具浑身是水的黑乎乎的骨架。

“这个.这是怎么回事?”不管奥蒂斯的阻挠,她很快下了车,冲进小巷,只是叹了口气,摸着一堆房子。

“唉!摩根小姐,你终于出现了.嗯?你怎么了?你受伤了吗?”女房东看到她额头上的纱布,关切地问道。

“我出了一场小车祸,住院两天。我刚出院。”她简单地解释了一下。“女房东,这是怎么回事?ゥ

“唉.今天早上着火了,幸运的是,没有人员伤亡,但是我的建筑.全都烧光了!”女房东悲痛欲绝,忍不住哭了。

“女房东……”贝弗莉拍拍她的背安慰她。“警察抓到什么人了吗?ゥ

"班长抓住了两个歹徒,但他们还没有抓到任何人。"女房东松了口气。“摩根小姐,你得找另一个地方住。我不会接受这个月的租金。”女房东也拍拍她的肩膀,然后沮丧地离开了。

找另一个地方住?她能去哪里?

“贝弗利!”奥蒂斯摁下窗户喊道。

她回头看着他,他的心紧绷着,脸上带着茫然的表情。

"先上车再说,好吗?"他说。这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。是爷爷!

她摇摇头说,“我.我想上去看看…我父母的照片和他们家人的美好回忆不会被完全烧掉,肯定会有一些东西留下…

“不,太危险了!”奥蒂斯喊道,对自己无法停下来感到愤怒。他关掉响着的手机,沮丧地咆哮道,“雷哲,去把她带回来!ゥ

雷哲从公共汽车上下来,在她走上楼梯之前抓住她,并护送她上了公共汽车。

“我得上去看看,也许还剩下些什么……”她恳求道。

“看看这座建筑的状况,里面的东西不能丢下。”奥蒂斯冷静分析。

“但是.那是我的家.我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,我的爸爸,妈妈,我们家的照片.如果一切都被烧毁了,那么.我什么都没有?”她的语气很可怜,但她没有哭。

他看着她,希望她能哭出来。

这时,手机又响了。他捡起来看了看。是他的祖父还是他的祖父在寻找什么?

“你接电话,可能有重要的事情。”贝弗利说。

奥蒂斯皱起眉头。他想先对付她,但是.

“我马上就好。”他拉着她的手,防止她再次跑出车外,用一只手拿起电话。“我是奥蒂斯。ゥ

“奥蒂斯,你在干什么,为什么不接电话!”贾斯帕真的骂了。

“爷爷,我这不是回答了吗?”他轻轻地笑了。“你为什么觉得我这么急?”自从他被公司开除后,他的祖父甚至没有打过电话。他现在已经打了两个电话。一定有什么不对劲。

“你和埃琳娜在干什么?ゥ

“埃琳娜?奥蒂斯扬起眉毛,看到贝弗利和雷哲听到这个名字时看着他。他对他们笑了笑,默默地摇摇头,什么也没说我和她什么也没做。自从订婚派对后,我就再没见过她。为什么?ゥ

“正是因为这样,才问你在做什么!他是你的未婚妻,你应该多关注她,让她觉得受到重视,你已经残废了,还不知道如何主动抓住她的心,如果这段婚姻有所改变,我可以饶了你!ゥ

说实话,他肯定没有问题。问题是米勒小姐不想和一个瘸子在镜子里。

不管是结婚照还是媒体记者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奥蒂斯问道。

“你没看这期八卦杂志吗?埃琳娜和她的情人去了餐馆。你知道杂志对你的残疾大惊小怪吗?你知道我很尴尬吗?ゥ

“正如我祖父所说,我是残疾人,所以她可以过自己的生活,我不会干涉。我祖父还向我保证,这桩婚姻是两家公司的双赢组合。我相信米勒一家不会改变主意。ゥ

“最好是这样。ゥ

“爷爷,我有工作要做,所以我不会和你多说话。再见。”贾斯帕还没来得及回应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“如果你有事,我不会……”贝弗利试图挣脱他的手,打算在上楼前下车。

“不可能。”他断然拒绝了。“贝弗莉,我会派人去检查一下。如果还剩下什么,我会请人帮你清理干净。你不想一个人上去,好吗?ゥ

“真的吗?”她看着他。

“真的,我保证。”他答应了。“现在,你想到哪里去了?ゥ

“什么?”她一脸茫然。

“你打算住在哪里?”奥蒂斯拍拍她的脸颊。“别慌,贝弗莉,我在你身边。ゥ

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又吐出来。他的话打动了她,让她知道自己并不孤单,并感到轻松自在。

"谢谢你"他的前额贴着他的胸口,她喃喃地说。

“不客气。”把她抱在怀里。“你打算怎么办?ゥ

“我想.暂时和我的老板呆几天,直到我找到另一所房子。”他的手臂很舒服.

“不。”对手是雷哲。“那些人还在偷偷观察,也许纵火也是那些人干的,你想给你的老板带来麻烦吗?ゥ

“啊?”贝弗莉开门见山,她没想到会这样。“是吗?ゥ

“我只是假设。”雷哲说。“关键是,不管他们做了与否,他们的存在是事实。ゥ

“但是.我什么都没有。如果我不住在老板家,我也没钱住在酒店,我……”

“来和我住在一起!”奥蒂斯求婚了。

“什么?”她茫然地看着他,他刚才说了什么?

“过来和我住在一起,贝弗利。ゥ

“但是不,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……”她直摇头。

“你不会给我带来麻烦,真正的麻烦是你。”奥蒂斯笑了。

“什么?你什么意思?”她不明白。

“因为那些人被雇来杀我。ゥ

“啊?”贝弗利惊愕了。“为了.为什么会有人想杀你?ゥ

“也许是因为我妨碍了一些人,”他漫不经心地笑着说。“回头看,你不来也是对的。如果那些人找到你,那对你不好。ゥ

“我.我想活下去!你邀请了我,所以你不能食言。我现在甚至没有地方住。你不想让我像漂亮女孩一样睡在街上!ゥ

他看着她,突然伸手把她揽入怀中,紧紧地抱住她。

“奥蒂斯?ゥ

“你真是个傻瓜。”他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。

其他人避免了,但她做了相反的事情。当她意识到自己很不幸时,她转过头,再次为他担心,试图用她纤细的身体为他挡下灾难.

他心里很充实,一种他不熟悉的情绪几乎溢出来了。

她静静地窝在他的怀里,只是做个傻瓜,没关系,反正她就是不能让他走。

开车的雷哲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人拥抱,眼睛有些发热。

他眨着眼睛散热。

这当然是可能的。他期待的奇迹一定会发生!

汽车被困在车流中,雷哲从后视镜里看着奥蒂斯。

“有什么问题?”他问道。

奥蒂斯抬起头。“什么?ゥ

“你一路皱起眉头,怎么了?ゥ

他皱起眉头?

奥蒂斯把手举到额头,过了一会儿才抚平深深的皱纹。

“是关于贝弗利小姐的吗?ゥ

奥蒂斯不禁扬起眉毛。“你为什么认为这和她有关?ゥ

“因为只有和她有关的事情才能让你的情绪波动。ゥ

“是这样吗?”奥蒂斯张开嘴,他的情绪会因为她而波动吗?他的情绪通常没有起伏吗?

“是的。”雷哲非常确定。“说吧,有什么问题?ゥ

“我只是.不了解她。ゥ

“哪条路?”所以,他也不明白问题是什么!

“昨天在医院,当她第一次醒来时,她问我她是否愿意嫁给我。ゥ

“她.像这样问你?”雷哲眼睛闪了闪,若有所思。

“是的。ゥ

“那你怎么回答?ゥ

“然后她又昏过去了。我刚刚回答了她。我告诉她,不幸的是,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。ゥ

“这是事实。”他笑了。“那她说了什么?”应该有后续行动。

“她说结婚前她会是我的女朋友。ゥ

雷哲伟惊呆了,心里猜测,贝弗莉小姐的目的是什么?

“你答应过的?”以他对奥蒂斯的理解,他应该同意的。

“是的,我同意了,结果……”他的眉头不知不觉又皱了起来。“她.似乎很生气。ゥ

“她生气了?”雷哲扬起眉毛。当他刚才去接奥蒂斯时,她看起来很不高兴。

“应该的!”奥蒂斯看着他。

“所以这是你不明白的。你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。ゥ

“雷哲,你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吗?ゥ

雷哲叹了口气。她当然会生气。“她生气是因为你答应了她。ゥ

“为什么?”太奇怪了。

“因为她认为你是一个滥交的、滥交的、不道德的花花公子,很明显你要结婚了,并打算要一个女朋友。ゥ

“但那是她想要的……”奥蒂斯想知道。

“女人是这样的。”他看起来很正常。

“那个.我应该如何回答她?拒绝她?ゥ

雷哲看着他。“你想拒绝吗?ゥ

奥蒂斯沉思了一会儿。“不。

“那就做你想做的。ゥ

“但是她很生气,把我赶走了。ゥ

啊?他仍然想知道为什么奥蒂斯今天要这么快离开。他刚刚得到信息,还没来得及看就接到了电话。结果,他被赶走了。

“明天带花去接她出院,带她去吃顿饭,听听音乐会,送个小礼物,说几句甜言蜜语,应该就放心了。”可能吧!他耸耸肩,他没有哄女人的经验。

奥蒂斯似乎真的在思考。

“奥蒂斯,你还会和米勒小姐结婚吗?ゥ

他抬起头,从后视镜里回头看着雷哲。“为什么不呢?ゥ

雷哲暗自叹了口气,他有点太焦虑了,对吧?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即使解冻,也需要一些时间。

“不,我只是问问。ゥ

* * *冯茗暄独家制作* * * bbs.fmx.cn * * *

贝弗利·米勒?

雷哲惊讶的盯着那两个字,“米勒”?她不是姓摩根吗?

直到我读了数据,我才知道大部分情况。

因此.米勒的家人突然要求她承认她的祖先。目的是什么?这和这场婚姻有关系吗?

他皱着眉头沉思,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,得出了一个可信度很高的结论。

埃琳娜·米勒似乎根本不想嫁给奥蒂斯,但她并不打算放弃两家企业合并带来的巨大利益。因此,她想到了她父亲的私生女贝弗莉在外面。

贝弗利那天也出席了订婚派对。恐怕埃琳娜·米勒见到她时已经有了一个好主意。这就是她第二天改姓米勒并正式成为米勒的女儿的原因。

贝弗利知道这件事吗?

应该知道,不,必须知道,否则她怎么能对奥蒂斯说她嫁给他了?

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她对这件事持什么样的态度和态度?

她事先知道,并与磨坊主密谋把麻雀变成凤凰?

还是被迫参与?

拿着资料,他站了起来,走到门口,但停了下来。

应该告诉奥蒂斯吗?

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他拿起桌上的电话,按下了通话键。

“我是雷哲。ゥ

“是我。”奎西奥的声音有点哑。

“西奥?你感冒了吗?ゥ

“有一件事。ゥ

“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你半夜不睡觉,给我打电话?”这一次,台湾是半夜2点。

“我有一个计划,如果一切顺利,可以让奥蒂斯完全离开坎佩尔,现在传真给你,你考虑一下,考虑一下,然后告诉我决定。ゥ

“和我有关系吗?”听隗西奥这么说,直觉地问道。

“是的,所以你必须考虑一下。ゥ

传真机开始工作和接收。

"收到"他说,大致捡了一下,脸上掩饰不住惊讶。“你怎么知道“他”的存在?ゥ

"雷哲,你需要我回答这个问题吗?"隗西奥的心。

“算了,我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,你不必回答。”他叹了口气。“的确,有‘他’在背后操纵,速度会快得多。ゥ

“只要想让他插手,就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,而且还要付出他利益的代价。”奎西奥说道。

“别提醒我,我比你更了解他!”雷哲有些懊恼。

“对不起。”他掩饰不住自己的微笑,说道:“你应该考虑一下,毕竟这件事关系到你的“性福”。ゥ

“别想了,照你的建议去做。ゥ

“弗兰克!”奎西奥微笑。“记得提醒‘他’,并不是真的想让坎佩尔集团,只要能让老人失去理智就行。ゥ

“我知道。”雷哲心里盘算着。

“如果你想在婚礼前完成,你必须现在就开始。ゥ

“不,等等,西奥,暂时不要动。ゥ

“为什么?ゥ

“因为奥蒂斯的妻子可能会改变。”雷哲把事情大致解释了一遍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他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继续说道:“贝弗利小姐的姓是摩根还是米勒并不重要,她的目的也不重要。因为奥蒂斯对她有“感情”,所以他把她带到了他身边。ゥ

“带她去奥蒂斯……”雷哲沉思着。“我知道该怎么做。我将推迟计划的实施,直到我知道贝弗利小姐的目的是什么。如果她也是无辜的受害者,我们会顺便帮她一把。ゥ

“我知道,如果她是无辜的,那就等到婚礼之后让事情发生,你考虑一下时间,我们分手吧。ゥ

“我希望一切顺利。ゥ

雷哲挂了电话,西奥的建议很简单。这是为了以奥蒂斯的名义吞并坎佩尔集团,并以这位老人的气质为荣。如果这一事件爆发,这将真正使他能够完全驱逐奥蒂斯从坎佩尔集团,甚至断绝与他的联系。

然而,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资金支持,这个项目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,这也是他被选中的原因。

很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已经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了。

他衷心祈祷一切顺利。

* * *冯茗暄独家制作* * * bbs.fmx.cn * * *

当贝弗里盯着她面前的巨大花束时,她皱起了眉头。

“这是什么?ゥ

"花"奥蒂斯眨着眼睛,看上去很困惑。你没看见它是一朵花吗?

“我当然知道这是一朵花。这是干什么用的?ゥ

“为了你……”看她的表情,似乎她还在生气。不,她似乎更生气了。“你.不喜欢吗?”他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花,我喜欢,但是这个……”她拿出一张卡片,附在花束上,花店的名字印在角落里。“我不喜欢这样。ゥ

“不喜欢这张卡吗?”设计非常精致。

这家伙,真是不懂装糊涂!

“我不喜欢上面的名字!”她的双手叉腰,双脚张开,弯腰向奥蒂斯咆哮。“你记得我也在一家花店工作吗?你说去另一家商店给我买花是什么意思?你不认为我们达不到你的标准吗?”是的,她承认这家花店很高级,但是他不能这样给她做鬼脸。

我明白了。他终于意识到了,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默默地收回腿上的花束,控制着轮椅转身离开病房。

“嘿,你要去哪里?”贝弗莉楞了楞,临走前及时问道。

“既然你不喜欢,我就把它扔掉。”奥蒂斯说。

“扔掉它?”她向前一跃,抓起花束,把卡片扔给他。“如果你想丢掉这张卡,我就要了。”开玩笑的,这束花的材料一看到就是一流的。她对价格的粗略估计至少是200美元。她只是把它扔掉了。她没有疯!

奥蒂斯看了看手里的卡片,把它扔进了垃圾桶。

“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他问道。

“走?去哪里?”贝弗莉疑惑地问道。

“出院。”奥蒂斯笑了。“你今天没有出院吗?ゥ

“我今天出院了,是的,但是老板过会儿会来接我,而且我还没有办理出院手续。ゥ

“雷哲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。他还告诉你的老板她不必来了。ゥ

贝弗利张开嘴。“你为什么这样做?我的事与你无关。ゥ

“但是.你是我女朋友,带你出院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”他说当然。

“女朋友?先生,你下个月就要结婚了,记得吗?”说着戳了一下他的胸口。“除了你的未婚妻,你再也没有资格和其他女人亲密接触了,明白吗?”太烦人了!

奥蒂斯拉着她的手。它太强了,伤到了他的胸部。

“但你自己提出来的。”他提醒了她。

贝弗莉无言以对,愤怒地抽回他的手,没有发现他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,神情有点奇怪。

是的,他是对的。她自己建议的。如果她撞了头没关系吗?她只是希望他在婚礼前接受她并喜欢她。当她知道他的妻子在婚礼上被换了,她不会太生气。

起初她以为要说服他需要一口气,但谁知道他会同意一口.

嗯?等等,贝弗利。贝弗莉,既然他同意了,你为什么反而这么生气?你的目标已经实现了,不是吗?

是的,她为什么这么生气?

她生气的原因是.是.如果今天是另一个女人,他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吗?

这就是她生气的地方!

“贝弗利?”奥蒂斯看着她突然发呆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脸上带着担忧。

她回过神来,有点惊愕地盯着他。上帝,她.她.给他.

“贝弗莉,你没事吧?你想找医生……”

“嗯,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。”贝弗利打断了他。

她答应了?

奥蒂斯疑惑地扬起眉毛。他什么时候邀请她做他的女朋友的?

但没关系,重要的是她同意了.

他抬起手去抓自己胸前的衣服,听到她答应,心里涌起这种感觉,是什么?

这就像成千上万只蝴蝶同时拍打翅膀的感觉……这是什么?

“你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吗?ゥ

奥蒂斯楞楞地摇摇头。

“接下来,我们要去约会了!ゥ

“好。ゥ

“首先,我想去莱斯托西斯。ゥ

“好.但是,在哪里呢?”他问了一些问题。

“你不知道?你是纽约人吗?太可怕了。这是最迷人的餐馆。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米布。我一直想吃它。ゥ

“好吧,去莱斯托西斯。”原来她喜欢吃米布。

“再见!有美味的意大利冰淇淋。ゥ

“好吧,去查奥贝拉。”还有冰淇淋。

“啊,还有小馅饼公司,他们有美国最好的馅饼!ゥ

“好吧,去伦敦皮耶公司。”还有馅饼。

贝弗利斜睨了他一眼。“我也想去蒂芙尼的珠宝店。我想选择他们店里最贵的珠宝。ゥ

“好吧,敬蒂芙尼。”还有珠宝。

她扬起眉毛。“我得去火星观光。ゥ

“嗯,去火星.呃?”他楞了楞,抬手。“那是火星吗?ゥ

“你真的是……”贝弗利笑了。他真的很可爱!

奥蒂斯眯着眼睛看着她。她灿烂的笑容让他感觉不到自己也在微笑。她明亮的光线投射在他的眼瞳上,在深处闪着火花,就像生命之光。  90后骚彤彤自拍,在线免费观看九歌,日本a级片

* * *冯